“次月小说”最新网址:http://www.ciyji.com/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
当前位置:次月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剑破长安 > 自古长安西风雨 第六十五章 江湖市井

剑破长安 自古长安西风雨 第六十五章 江湖市井

章节列表
好书推荐:操破苍穹 沃土:乡村熟妇 神魂至尊 武傲九霄 奶爸的异界餐厅 我的大学女友 乐可 短篇辣文合集 尤物 一干到底 
    长安府这一场审案不出半日时间就传遍了整座长安。

    徐长风这三个字更是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论话题,有人说他能被覃先生看中必然是才高八斗;也有人说他在修行之上的造诣很高,将来玄道榜之上,必定会有他的一席之位;更有着荒谬的传闻,说韩非池先生之所以会帮徐长风解围,是因为他看上了徐长风这一条好苗子,想要对他倾囊相授。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时代,江湖之上的流言蜚语总是如同春日里的雨水一般连绵不断,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风波很快就平静了下来,因为距离科考已经没有多少时日,人们更多关注的,是谁能在科考之中脱颖而出,成为那一条跨越龙门的鲤鱼。

    此时在长安东巷之中,一位老妇人家里飘出了酸辣鱼的香味。

    “一会你从我这儿拿些纸钱,回家后找个火盆,在房门口点着了,一步跨进去。”老妇人看着正在桌上吃着香辣鱼的少年说道,“虽然你这次是被冤枉的,但怎么说也是受了牢狱之灾,跨火盆图个吉祥,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啃着鱼骨头,嘴里发出模糊的声音。麻脸妇人无奈的摇摇头,视线凝视在少年露出的伤痕之上,眼中多了些许担忧。

    当老妇人得知徐长风被关进了大牢之后,立即被吓得是魂不守舍,彻夜难安,好在不到一天就传出了他被冤枉而无罪释放的消息,这才让她不安的心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这不,今天徐长风好不容易来一回东巷,妇人立马给他做了一锅酸辣鱼,她唯一能做的,也只有这些了。

    老妇人无奈的叹了叹气道:“以后在外头,少去做些行侠仗义的事,自己平安无事才是最重要的,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到了。”徐长风依旧是点头答道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头传来了一阵粗暴的敲门声,显然是来者不善。徐长风一听,下意识的站了起来,正想抓起一旁的孤影短剑。

    老妇人见状,连忙制止道:“你先别急,我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就说话的这点工夫,门外头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妇人这才迈着小步子走出开门,门刚打开,还没看见敲门的人是谁,一道痛骂声跟着响起:“你这死老婆子,开个门都要大半天,你这铺子还想不想要了?”

    老妇人打开一看,是一位男子,穿着一身白袍。她疑惑地问: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那白袍男子瞥了一眼道:“还能有什么事?当然是收平安费。”

    “平安费这个月不是已经交过了吗?”老妇人再次疑惑道。

    白袍男子大喝道:“你个死老太婆,这是剑符帮的地盘,收你平安费还要理由吗?如今照月门活动猖獗,我们从今以后加收一倍的平安费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无奈的点点头,掏出了些许银子递了过去。那白袍男子接下银子,这才大大咧咧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徐长风看着离去的男子,不禁问道:“剑符帮的人都这么狂妄吗,就没人管管他们?”

    老妇人合上门,神情有些严肃的说,“这话你出去可别乱说,不过是一份平安费罢了,交了就是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斗不过人家就得忍,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”徐长风支支吾吾的点头,心中却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每个月交一份平安费是惯例,可如今这么欺负人,那就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徐长风吃饱后,拿着老妇人给他的那一小叠纸钱,离开了长安东巷。眼看快要入冬了,徐长风边走边想着也该得给妇人打一床新棉被了。如今半剑给自己这么多钱,若是不花掉那岂不是浪费了吗?

    不知不觉,他已经来到了院子门口,正要推门走进去,只见院子内坐着一个人。他面色很差,他看起来很虚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回来了,等了你好久。”

    男子看见徐长风回来,赶忙从地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徐长风推开院子大门,走了进去,“你怎么这么虚?”

    “我正想问你呢。你先前给我写的那一药方我开始喝着效果挺好,可慢慢的不但没有效果,反而越吃越虚了。”男子无奈地问道。

    他就是照月门门主,周琪轩。

    徐长风走到他面前低声说:“把手伸出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周琪轩立即将手掌伸到了徐长风面前,他仔细瞧了瞧说,“内热,火气太旺,应该是太过操劳加上脾气暴躁,伤了身体。我先前给你写的药方是驱寒暖脏,如今你再服用这一药方,那只会是火上浇油,难怪这么虚。”

    “等会我再给你写一个降火的药方便是。”

    徐长风无奈的摇了摇头,转身走到灶台前,翻出一个破火盆。他接着将老妇人给的纸钱丢进火盆里,放在房门口点燃纸钱,然后迈着步子跨进了房门内。

    周琪轩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徐长风做完这些事情,一句话也没吭声。

    徐长风接着将火盆收拾好,正打算去找笔墨给周琪轩写药方,却被周琪轩给拦住了,“药方的事情先不着急,我这次来是找你还有些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徐长风抬起头,一脸凝重地看着周琪轩。他今后在长安的生活,需要比之前更加谨慎。所以他很讨厌这种主动找上来的麻烦,哪怕对方并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周琪轩看着徐长风问道:“你可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虚?”

    “房事操劳?”徐长风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屁孩懂什么……”周琪轩一听,不禁骂道,“我跟你说正经的。”

    徐长风也认真起来,摇头道:“可我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说是要让你帮什么忙呢!”周琪轩惊讶地说。

    徐长风白了他一眼,沉声说道:“你是照月门的主人,此番前来自然是为了照月门的事情。而如今能让照月门有压力的事情,只能是来自于剑符帮。我前些日子才刚刚得罪了剑符帮的郑同,所以你来找我的这个忙,我帮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周琪轩看着眼前这少年,愣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不过越是如此,他越是觉得自己没白来。

    他停顿了好一会,这才接着说:“真的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?”

    徐长风摇摇头。这种江湖市井的恩怨纠纷,他是一点也不想掺和进去。

    周琪轩凝重的看着他,“如果你帮了我这个忙,以后这照月门只要我还能说得上话,同样也有一处你能说话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徐长风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问道:“照月门的话语权,很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出来的?”周琪轩有些哭笑不得,“照月门与剑符帮是长安市井两大龙头帮派,就目前情况来看,整个长安市井,有一半都是照月门说了算。你觉得能说上话重不重要?”

    “嗯,听起来不错。”徐长风思索了一会,微微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答应了?”周琪轩连忙追问。

    徐长风没有回答,而是低声问:“你先说要我帮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帮我灭了剑符帮。”

    周琪轩压低着声音,一字一句说道。

    徐长风听了,脸上露出一抹难看你的神色:“你胃口还真不小,只是这么虚的身子,能吃得下吗?”

    “吃得下吃不下,就看你的能耐了。”周琪轩笑了笑,“覃先生的弟子,定江王府的姑爷,青竹剑院的学生,韩非池先生出面保住的人,还有什么来着,容我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太看得起我了。”徐长风摇头,“我们之间,不过就是一份药方的关系。嗯,还有一壶茶的闹剧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愿意,我们的关系还可以再进一步。”周琪轩沉声说,“我缺一个像你这样的军师,头脑清晰,能够看清局势,稳扎稳打的下完这盘棋。”

    徐长风沉默了下来,周琪轩也同样是沉默着。时间在两人沉默之下,不知不觉的流逝。

    徐长风看着他问:“你第一步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想好。”周琪轩顿了顿,说道,“不过今晚剑符帮请我去吃宴席,你说我该不该去?”

    徐长风眸子一亮,“为什么不去?”

章节列表
新书推荐:蜃谜洱海 从地狱归来的男人 主角饶命 高老头的半仙见闻录 给我一个表情包 恶梦设计师 永安巷 盗墓天书 阴阳厨师 尸跳墙 女神的最狂赘婿 扫尸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