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次月小说”最新网址:http://www.ciyji.com/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
当前位置:次月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剑破长安 > 自古长安西风雨 第二十三章 杀意起

剑破长安 自古长安西风雨 第二十三章 杀意起

章节列表
好书推荐:操破苍穹 沃土:乡村熟妇 神魂至尊 武傲九霄 奶爸的异界餐厅 我的大学女友 乐可 短篇辣文合集 尤物 一干到底 
    长安东巷道路蜿蜒崎岖,十几条通道错杂交汇,若是不常来这里的人,便如同迷宫一般。东巷里人来人往,络绎不绝。比起那稍微清冷的西巷,差距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徐长风削瘦的身影穿过纵横交错的巷道,这虽然没有西市起此彼伏的吆喝声,但却是长安油水最丰盛的地方。只因为这里存在着不合法的交易。

    何谓不合法的交易?只要在这出手的货物,不问来路,不收关税,也不会记载于典籍之上。那些从尸体身上扒下的金银珠宝,战场上搜刮到的朝廷利器,在其他地方卖不出去,却有不少大买家候在这里。

    也有人曾问,“既然如此,为何这座长安东巷依然能存在至今?”

    答案很简单。

    “因为每年都有大量的银子从这里流出,充入国库,或是塞进某些大人物的腰包里。”

    只要不是触碰到底线的东西,朝廷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故而这里也被称为长安黑市。

    长安东巷除了黑市上那些生意人,也居住着不少平民,是一个龙蛇混杂之地,朝廷就算想管,也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此时一阵油饼的香味不知从哪儿飘到了巷子口,徐长风闻着味走到了一个油饼摊子前。刚炸好的油饼被摆放在竹藤上,迎面飘来热腾腾的气息,金黄的颜色上还冒着油泡。

    “进屋里洗手,再出来吃个油饼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是这油饼摊的主人,是一个已经年过六旬的孤寡老妇人。油饼虽然卖的便宜,但东巷人来人往,每天倒也能卖出不少油饼。

    此时饭点已过,摊子也就稍微冷清了些,老妇人见到徐长风走来,那一张麻子脸上不禁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在这,她被人称为东巷麻婆。

    “我刚喝了粥,还不饿。”徐长风低声答道,“趁着这两天不下雨,我想来帮你看看屋子需不需要添补些砖瓦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笑着说:“你隔三差五就来帮我修补房子,清扫门窗,都比新建的房子的还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转身走进屋,给徐长风冲了一碗糖水,“既然不饿,喝点水吧。”

    徐长风接过瓷碗,大口把它喝光。

    老妇人做的油饼堪称东巷第一香脆,可因为脸上那一片麻子,并不讨人喜感,所以很少会有人来探望她。

    徐长风在长安这些年,时不时就会来到老妇人家里,陪她说说话,干点家务活,顺便再吃个油饼。

    “一会留下吃个中饭再走吧。”老妇人低声问道,“我给你做酸辣鱼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徐长风摇头道,“给我留个油饼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哪成!”老妇人有些不高兴的说,“油饼能比酸辣鱼好吃?”

    徐长风双眸一亮,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哪怕过了十年,他依然清晰记得。在那场大雪里,老妇人递来的那热乎乎的油饼。那不仅仅是天下最香甜的食物,更是让他活命的稻草。

    老妇人唯一的儿子,二十年前参军去了边疆,再没有回来。如今长安城还能找到一个让她心中感到温暖的人,也满足了。

    两人闲聊了一会,老妇人便收起油饼摊子,回到屋里开始做饭。徐长风便如往常一样,自己在巷子里到处闲逛。

    长安东巷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。起码这里的门路,徐长风都已经摸了个透。在东巷最深处的地方,有一座豪华眼里的楼阁,名叫梦花楼。

    正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,虽然是在东巷里最不起眼的地方,却也是长安城最为热闹的一座楼阁。有不少来长安游玩的公子哥们,都还纷纷慕名而来。

    梦花楼门口,站着许多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,手持一柄折扇,亦或是绣巾,摆出娇滴滴的模样,用那细腻动人声音在呼唤着每位来客。

    “那姚溪经常出入的,就是这个地方吗?”徐长风心中暗想道。

    都水监中书,不过是一个八品小官,怎么可能有财力经常出入这种地方?显然在他背后,还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徐长风并不打算进去,他站在梦花楼远处一座地势较高的台阶上,四处凝视着周围的环境,每一条路,每一个转角,他都用心记下。

    “官爷您慢走,下回早点来呀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从梦花楼中,走出一位身着一身绿色衣袍的男子,手中搂着两位女子的腰肢,面色通红,摇摇晃晃的走出来。只见他左手上,有一道明显的刀疤。

    徐长风双眼一瞪,那一张面孔尽管苍老了些,可还是没有太大变化。他心中顿时泛起一道暗淡的杀意,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只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那男子走出了梦花楼,旋即做上一辆普通的马车,徜徉而去。

    徐长风收起心头的杀意,不禁皱起了眉头,心想道,“若是他每次都乘坐马车出行,那我根本无法找到近身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东巷的确是很混乱,但长安能杀人灭口的地方,可不止这一处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细小的声音忽然从徐长风身后传来。这可把他吓得一个哆嗦,杀意再次微微浮现,连忙回头。

    此时在他身后站着的,是一位男子,一身灰色布衣,面容清秀。最为明显的,是他身后背着一把剑鞘,没有剑的剑鞘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徐长风惊呼道,杀心顿时散开。

    前天雨夜,他和韦雪滢撑伞回家时,那个在巷子里凭空消失的男子,正是他。眼前这个男子给他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,他能肯定,此人修为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和姚溪究竟有什么瓜葛,竟然恨到想要杀了他?”男子脸色平淡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徐长风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显然,刚才他露出的杀意,被这男子给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告诉你如何杀掉姚溪的方法呢?”男子突然笑了,笑得很自然。

    徐长风连忙后退一步,眼前这个男子,给他一种很不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他才暴露在监天司视线中没几天,长安城中不可能这么快就有人盯上他,眼前这人,应该是无意察觉到的。

    “此处不方便说话,我请你去喝杯酒水如何?”男子说着,也不等徐长风应答,伸手便拉着他的肩膀,朝着梦花楼走去。

    男子的力气很大,徐长风怎么也甩不掉,他下意识瞥了一眼男子身后的剑鞘,脑海中思索了一会,那些闻名江湖的侠客中,应该没有这么个人才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才有些安心。

    “松手,我自己会走。”徐长风被男子这么扯着很不舒服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男子二话不说,轻轻放手。

    徐长风想过要趁机逃跑,但回想起雨夜中那一幕,便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他很想知道,究竟这男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盯上了他?

    两人走到梦花楼门口,一位穿着艳丽的女子立马迎上来,“哟,这不是二公子吗?您还是老规矩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男子很平淡的点头,显然也是这家梦春楼的常客,这让徐长风心中不禁嫌弃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的常识里,来这种地方的男人,都是些衣冠禽兽。

    可是仔细想想,他一会走进去了,不也和那些衣冠禽兽沦为同类了吗?

    于是这一常识很快就被更改成,经常来这种地方的男人,都是衣冠禽兽。

    “咦,这位小帅哥,您要点什么口味的呢?我看您还是个雏儿吧?需不需要奴家好好服侍您?”

    那女子立马将视线转移到徐长风身上,那股迎面飘来的花粉香味,让徐长风感到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徐长风下意识退了一步,远离那女子,他当然晓得女子这话是什么意思,不禁小脸一红,惹得女子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朋友,你就不要为难他了。”一旁的男子低声说道,“若是明明有空的话,就让她过来,还是老地方。”

章节列表
新书推荐:蜃谜洱海 从地狱归来的男人 主角饶命 高老头的半仙见闻录 给我一个表情包 恶梦设计师 永安巷 盗墓天书 阴阳厨师 尸跳墙 女神的最狂赘婿 扫尸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