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次月小说”最新网址:http://www.ciyji.com/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
当前位置:次月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剑破长安 > 自古长安西风雨 第一百七十八章 剑气

剑破长安 自古长安西风雨 第一百七十八章 剑气

章节列表
好书推荐:沃土:乡村熟妇 操破苍穹 花园里的父爱 一干到底 青春之放纵 【被我同学催眠的一家人】 警花相伴 我的大奶女友小依 甘草江湖录1-227 我的大学女友 
    深夜之下,破旧木屋的门板被人轻轻敲响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,门没锁。”

    门板推开,走进来的是一位酒气浓郁的男子,别看他一身酒味,但是神色却是十分清明,显然在入门之前他那一身的酒意便已经全然清空。

    木屋内公孙龙涯静坐在床上,桌前摆弄着一张棋盘,上面黑白分明落落着棋子,让人看着很不舒服。只因为这上面的棋子,都太过僵硬,仿佛人为刻意摆出来的一般。

    韦七剑走到棋盘前,凝视了这张棋谱许久,并未言语,但脸色有些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还会下棋不成?”公孙龙涯冷笑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当年看过门主下棋,略懂一二。”韦七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今夜来找我是为了下棋?”公孙龙涯说着,缓缓打乱桌面上的棋盘,将黑白棋子分别收回盅里。

    韦七剑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,双指夹起一枚棋子,静静地落下:“繁星会要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公孙龙涯疑惑道,“看样子今年的繁星会,倒也不是很出彩嘛。”

    “南郡出事情了。”韦七剑摇头道,“五大宗派为了加速进程,只好提前结束繁星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公孙龙涯惊呼道,“南郡怎么会在这时候出事?”

    “该你落子了。”韦七剑摇头道。

    公孙龙涯收敛了几分惊讶之色,迫不及待地落下一枚棋子,“我感觉你变了,是因为南郡的事情?”

    韦七剑摇了摇头,“据说是南郡一位守城士兵与灵族士兵发生了些争执,偏偏那名士兵的兄长在军中有着不笑地位,便打算带人前去要回这面子。一来二去,一场规模不是很大的战火便随之掀起。”

    韦七剑沉默了好一会,这才缓缓说道:“丫头的处境,会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情应该已经惊动了朝廷吧。”公孙龙涯皱起了眉头,“你有办法通知赵辛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韦七剑摇摇头,“如今赵辛集是个敏感的位置,一旦谁露出一丝马脚,都有可能被彻查下去。莫停风,可不是吃干饭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就不该让他莫停风活着。”公孙龙涯握拳敲打了一下棋盘,震得上面的棋子轻轻飞起,然而却又丝毫未变地落在了原位上。

    两人不禁沉默了好一会,直到韦七剑再一次将棋子落在棋盘上,那清脆的落子声在安静的房间里不断回荡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公孙龙涯望着韦七剑。

    他并不适合做一位军师的位置,但如今韦七剑算是整个凌空剑庄中,唯一一位能拥有号召力的人,若是他有什么动作,至少在王朝中潜在的那股力量,会听他的。

    “该是时候收网了。”韦七剑淡淡说道,“若是此刻赵辛集在这儿,他应该也会是这般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收网的暗号,只有他才知道。”公孙龙涯摇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需要等繁星会结束。”韦七剑点了点头,“当初我很反对箫门主这么做,不过如今我或许明白箫门主的良苦用心了。只有放在他身上,才是最安全的。因为谁也不能保证,朝廷是否会让我们活下这十年。”

    公孙龙涯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为了凌空剑庄,他几乎是倾尽了夜雨涯全部的人手,这才换来了这十年短暂的平静。但这平静也就到此为止了,雏鸟总是要有飞翔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“长夜漫漫……总是要醒来的。”韦七剑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如何?”公孙龙涯忍不住追问。

    “无大碍,修为之上勉强能堪比七阶后期。”韦七剑很平静地说出这话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是昔日那辉煌的巅峰强者,七阶后期或许很强。可在巅峰强者面前,想要抬起头,还是太过艰难。更何况,巅峰强者之上,更有一番别样的云彩。

    那才是这个修行界内真正的主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长亭的剑实在是太快,快到梁奕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只见到一缕刺目的蓝光,犹如冰魄之剑一般,迅速地朝着少年的心脏略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少年体内忽然间涌上一股狂暴的热流,让他一瞬间产生了不少力量。猛地一个翻身,躲过了魏长亭刺来这一剑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徐长风的气息一下子增强了许多,梁奕简直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此刻可以清晰的瞧见,徐长风手中的孤影短剑上,缠绕着一道虚无缥缈的气劲,这气劲就像是空气刀刃一般,仿佛轻轻触碰就可以削铁如泥。

    “四阶修为?”不止是梁奕,就连那被心魔吞噬了的魏长亭心头都蹦出了一股本能的忌惮。

    他徐长风的修为,怎么会一下子变强了这么多?

    此刻徐长风手中那一缕劲气,正是四阶修行者方才拥有的标识,剑气!

    少年高举长剑,孤影短剑燃起了一团森冷的鬼火,在这黑暗之中显得是那么的耀眼。

    梁奕瞪着徐长风这一幕,简直不敢相信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璀璨的火焰,这一幕场景,非常美。

    魏长亭感受到了威胁,心魔本能的操纵他身体,听风剑上吸取的灵力再一次涌现而出。

    少年又怎么会给他这个反击的机会呢?

    他凭空一剑劈下,虚空之中凝结了一道如同新月一般的蓝色鬼火,与此同时,地面上的他弓着腰,笔直地挺剑而上。

    两柄利剑再一次交碰在一块,但是此刻少年的体内燃起熊熊大火,任凭魏长亭怎么吸取,也都无法将他体内的灵力吸走一分。

    刷拉!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天空上的鬼火剑气飘落而下,一道清脆的剑刃落地声回荡在每个人的脑海里。紧跟着的,是一道痛苦哭豪的尖叫之声。

    魏长亭的望着他那流血不断的右手,痛得眼泪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地面上那一只手,仍旧紧紧握着水蓝色剑柄。

    梁奕看着这一幕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即便是四阶修行者,也不可能一道剑气便斩断一位三阶修行者的手掌,可如今这对徐长风而言,简直是轻松的不能再轻松。

    “他还是人吗?”梁奕心头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住了。”徐长风收敛身上的剑气,缓缓走到魏长亭面前,当着他的面掰开了他断手上紧握着的听风剑。

    “既然皇后娘娘想要让我命丧于此,这柄剑就当做她付出的代价吧。”少年心头暗想道,归剑入鞘。

    少年做完这一切,身形忽然间止不住的摇晃,随时都有可能倒在地上。梁奕见状连忙上前扶住了徐长风,低声询问道,“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徐长风摇了摇头,“没事,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少年闭目凝神,体内那一缕灯芯仍在绽放着火焰。

    是的,他方才燃烧了十年灯的灯芯,这才让自己在短时间内提升了一个阶级的实力。当然这个做法是有后遗症的,如今这便是代价。

    十年灯终究是一盏灯,既然灯要燃烧,就必须得有灯油。

    少年获得了十年灯十年的时间,虽然体内没有灯油,但他的血液久而久之也就能提取出少量的灯油。换句话说,他是在燃烧血液作为代价,才能激发出十年灯的功效。

    每用一次,自己体内的血液都会被燃烧起来,一个不慎,就会有可能让血液干枯,成为一具干尸!

    少年在地上打坐调息了好一会儿,这才缓缓睁开眼,他看着眼前的梁奕,忍不住问道,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?”

    梁奕听闻这个问题,同样是摇了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,方才我得知我通过了考核之后,忽然一股玄奥的力量驱使我穿过了眼前的黑暗。当我睁开眼睛一看,便发现那魏长亭正在不断吸取你体内的灵力。”

    “玄奥的力量?”少年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梁奕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徐长风强行压制了心中的惊讶,下意识抬头往无尽的黑暗之中看去。就仿佛在这黑暗之中,好像有一双眼睛在死死的盯着他们,这山洞之中的一举一动,都逃不过那一双眼睛的探查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暗中帮自己……”少年心里头暗想道。

    方才那白发老者虽然很强大,但是他根本无法使出什么力量,也称不上玄奥。梁奕所谓的玄奥,应该是指来自于七阶修行者!

    修行界内,七阶之下皆为蝼蚁,只有七阶才能够参透天意,也唯有七阶修行者施展出的力量,才会给人一种云里雾里的玄奥。

    而方才那白发老者,都已经死了数千年,又怎来玄奥一说?

    “究竟是谁呢?”徐长风忍不住低声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梁奕听闻这话,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少年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瞥了一眼一旁痛苦哀嚎的魏长亭,他失血太多,面色已经很苍白。

    少年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你本可以不必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指尖轻点上了魏长亭的穴道,这才勉强止住了伤口上的鲜血流淌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梁奕疑惑的问,此刻在徐长风的面容之上,露出了一股很浓郁的不解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今年的繁星会,很一般吗?”少年低声问道。

章节列表
新书推荐:天道捉灵系统 精灵宝可梦现世之梦 诸天网购 第一神婿 都市终极高手 二十出头的日子 宿主快去收废品 超品赘婿 驰骋九界 御灵神徒 我有任务攻略系统 破晓武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