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次月小说”最新网址:http://www.ciyji.com/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
当前位置:次月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剑破长安 > 自古长安西风雨 第一百三十九章 风云起

剑破长安 自古长安西风雨 第一百三十九章 风云起

章节列表
好书推荐:操破苍穹 沃土:乡村熟妇 神魂至尊 武傲九霄 奶爸的异界餐厅 我的大学女友 乐可 短篇辣文合集 尤物 一干到底 
    白衣女子痛苦不堪地将青烟吸入,然而就在吸入青烟的那一霎,原先狰狞的面容竟然立马变得安详,嘴角也泛起了一丝笑意,她缓缓闭上眼睛,也不知道是不是梦见了什么有趣的事情,让她笑得很甜。

    “你给她吸了什么?”菜花女见状,连忙一手躲过那紫色香炉。

    公孙惑吓了一跳,下意识想要将香炉抢夺回来,可他一个普通人,哪里比得上修行者的力气?

    菜花女用手轻轻将香炉飘出的青烟往自己脸庞扇了一下,青烟入鼻,她整个人顿时脸色大变,神情中带着一丝愤怒。

    “扬州府办案!让开让开,谁都不许乱动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接到报案的扬州官府士兵也纷纷赶至,十来名扬州卫将现场围得是水泄不通。毕竟说是有修行者在此大打出手,闹出了人命,扬州府自然不敢怠慢,直接派出了扬州卫前来。

    扬州卫即是扬州官差内的修行者,虽说级别与长安卫相同,可地位却差远了。毕竟长安卫实力皆是五阶修为,而扬州卫也不过四阶而已。

    一名扬州卫快步走上前,不由分说将采花女手中的紫色香炉夺下,用犀利地眼神瞪着她和公孙惑,“这是谁的?”

    公孙惑低下头,不敢说话。一旁的采花女则是面容平静地看着地上的白衣女子,女子的神情十分绷紧,面容之上开始浮现出一丝死气。显然她已是步入黄泉,再也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“不说?”那名扬州卫见状,连忙喝道,“那就全都给我押回大牢,看到时候谁还敢嘴硬。”

    公孙惑一听,双手连忙抓住这扬州卫的大腿,“官爷,不关她的事,她只是路过救人的,这香炉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救人?”没等公孙惑说完,扬州卫不削地冷笑道,“先是两位修行者大打出手,又是修行者路过救人,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?再废话我直接废了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然而在下一刻,采花女竟缓缓背起身旁的竹篓,站起身来欲要离去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在场的扬州卫见状,纷纷拔出长剑,指向那名采花女。

    “小女子不过只是顺手救人,诸位还想怎样?”采花女绷紧着脸问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救人你说了不算,等我们审过之后才算。”那名扬州卫喝道。

    “我若是不从呢?”采花女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地正法!”扬州卫说着,神色之中动了一丝杀意。

    虽说扬州卫有权对违抗执法者处以死刑,然而此案事关重大,他们也不敢轻易杀人,上头已经交代了,此事务必要留下活口。

    “吁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十分响亮的马蹄声正朝着众人急速逼近。众人回头望去,是一位身着银甲的青年男子,手持钢枪从马背上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银甲青年来到扬州卫身前,将一枚剑形令牌握在手中,令牌上刻着两个金色大字:神剑!

    这人,竟然是神剑府的将领!

    “属下见过大人!”在场的扬州卫纷纷单膝下跪,齐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这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”银甲青年环顾了一下四周,狼藉一片的茶楼下,躺着一具七窍流血脑浆迸裂的青衫男尸,身旁一位流血身亡的白衣女尸,显然这儿肯定是发生了一场打斗。

    “禀报大人,我等接到此处有命案,即刻火速前来。可来到这儿时,已有两人丧命,凶手早已不见踪影。这女子虽自称是路过救人,却又和这东西扯上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那扬州卫说着,将手中的香炉递到银甲男子手中。

    银甲男子只是看了一眼,神色立即变得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并非是我等要难为他们,只是此案……”一名扬州卫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银甲男子点了点头,旋即转身朝着那采花女看去,“这位姑娘,此案事关重大,希望你能去官府走一趟,若最终查出与本案无关,我杜羽宸定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杜羽宸?”在场的扬州卫一听,纷纷露出了一抹敬畏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万万没想到,眼前这名银甲青年,居然是神剑府里最年轻的那位杰出将领。据说他年仅二十岁,却已经是战功累累,别看他只有三阶修为,其地位远远比他们扬州卫高上几等。

    若说先前这些扬州卫只是畏惧神剑府的名号,那么此刻众人便已经是对杜羽宸这三个字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人您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,小女子也不敢多言,随您去便是了。”采花女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说罢,两人便被长安卫的人拷上了锁链,押回扬州官府。

    “呵呵,早便听闻杜统领年轻有为,如今一见,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。”扬州知府得知杜羽宸来到扬州,不禁笑得乐开了花,早早来到衙门口等候。

    “宋知府客气了。”杜羽宸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杜统领一路奔波辛苦了,我这就安排人给你准备住处休息。”扬州知府笑道。

    杜羽宸一听,连忙摇头,“不必了,我方才来的路上,遇到了一桩案子,与阿芙蓉有关,想必宋知府应该有所知晓吧?”

    宋知府一听,脸上多了几分凝重之色,“的确,那些扬州卫是我派去的。杜统领你初来乍到,或许还不清楚扬州城现今状况啊。不仅仅是晋羽党,阿芙蓉的买卖同样是无比猖獗。但凡惊动到修行者的案件,多半是与阿芙蓉有关,我这才不得已派出扬州卫,谁想还是没留下活口。不过好在,抓到了一个与阿芙蓉有关的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宋知府,可否让属下全权处理这一案子?”杜羽宸恭敬地问道。

    宋知府一听,毫不犹豫地点头,“没问题,你尽管处理便是。”

    看着杜羽宸离去的背影,扬州知府心头那块石头总算是落地了。

    扬州不比其他地方,本就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,再者这儿还有个一手遮天的定江王。扬州城内七分权本就已经握在定江王手中,如今阿芙蓉买卖猖獗,更是惊动了朝廷。他宋知府若是再不拿出点业绩出来,他这知府的路子啊,很快也就到头了。

    好在此刻神剑府派了个杜羽宸过来,只要他解决了扬州这一堆乱摊子,哪怕不是扬州自己人,但他作为知府自然也有督导之功,到那时候即便没有朝廷的赏赐,至少这官位算是保住了。

    宋知府长长呼出一口气,转身走进衙门里,步伐都变得轻快几分。

    阿芙蓉乃是西域传入的一种香草,起初呢只是用于麻痹止痛,可逐渐的人们发现,吸食阿芙蓉还可以使人异常兴奋,获得一种前所未有的神仙般快活,这可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好东西啊,于是这比买卖也就逐渐变得风生水起了。

    可阿芙蓉始终是西域中一种有毒香草,吸食久了,会腐蚀人的精气,加速衰老,哪怕是一个力拔千金的大汉,也会变成一个弱不禁风的病秧子。况且这阿芙蓉卖价极高,劳民伤财,朝廷对此案是极为的重视。

    可奈何扬州城水太深,想要彻查实在是太过困难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这是什么?”阴暗的大牢内,杜羽宸站在捆绑铁链的公孙惑前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公孙惑支支吾吾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老实交代了,我可帮你减刑,若是让我查出来你与此案有任何关联,后果你自己知道的!”杜羽宸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公孙惑深吸一口气,露出一幕视死如归的模样:“大人,我有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杜羽宸凝视着他,并未言语。

    “素儿,素儿她是冤枉的。”公孙惑说着,又忍不住哭泣起来,“若是我把大人想知道的都交代出来,大人可否帮我好好将素儿安葬?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。”杜羽宸缓缓呼出一口气说,“若她真的是被冤枉,我一定会为她做主。”

    公孙惑沉默了好一会,这才低声开口道:“大人,这阿芙蓉……是小的买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哪里买?卖家姓甚名谁?”杜羽宸一听,沉声问道。

章节列表
新书推荐:蜃谜洱海 从地狱归来的男人 主角饶命 高老头的半仙见闻录 给我一个表情包 恶梦设计师 永安巷 盗墓天书 阴阳厨师 尸跳墙 女神的最狂赘婿 扫尸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