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次月小说”最新网址:http://www.ciyji.com/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
当前位置:次月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剑破长安 > 自古长安西风雨 第一百零三章 一场关于礼的辩驳

剑破长安 自古长安西风雨 第一百零三章 一场关于礼的辩驳

章节列表
好书推荐:操破苍穹 沃土:乡村熟妇 神魂至尊 武傲九霄 奶爸的异界餐厅 我的大学女友 乐可 短篇辣文合集 尤物 一干到底 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左顾年手中握着的茶杯突然间碎在掌心,捏着碎瓷片的手上竟然没有一丝划伤的痕迹。左顾年恶狠狠地盯着苏永邱一脸神气地模样,脸上露出的愤怒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苏永邱,果真是来抢沧海珠的!”他心中怒道。

    谁想,左佑才却发出一道苍老洪亮的笑声,“你这苏老头,几十年没见,还是这般死不要脸。这沧海珠对六阶修行者无效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左佑才如今只是五阶意动境巅峰,若是服用了这枚沧海珠,或许可以在有生之年突破证道境,从而为自己额外增添了数十年寿命,说不准他可以活得比苏永邱的岁数还大。

    “可我师侄需要。”苏永邱摇头道,“我说左老头,你都活了一大把年纪了,就算抢这枚沧海珠也没什么意思,不如让给我的侄儿徐长风,也算是为你自己积一份功德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徐长风?”左佑才听闻这话,不禁用诧异的神色打量着场上的少年,沉声问道:“你就是徐长风,覃先生的弟子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徐长风点头道。他原先的计划就是自己画一幅画送给左佑才当成是贺礼,至于画的是什么内容,他早就心有所想。于是便让苏永邱略施小计,让那位画师许江虹躺床上起不来,从而让他了借口作画。只不过看如今这样子,这幅画是画不成了。

    在场的诸多修行者们得知这少年的身份,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,左顾年更是冷不丁的冒了一身冷汗。他可是覃先生的弟子,又是定江王府的姑爷,可谓来头不小。况且他们左家也是傍上了定江王府这艘大船,若是此时结下了恩怨,日后没准还得吃这小子的脸色,实在是不妥啊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苏永邱还不算什么,可再加上这个有着身份特殊的少年在场,那事情或许就会往自己不想看到的局面发展下去。

    左顾年越想越气,“这沧海珠,说什么都不能给他们!”

    他想到这儿,立马从座椅上站了起来,将郑管事唤了过来,低声私语几句话后朝着凉亭之外走去。

    左佑才怎么说也是几经风浪的老江湖了,他很快便回过神来,冲着苏永邱喝道,“苏老头,这沧海珠是我儿所得,单凭你一句话就想把它让给你,这天底下哪有这般好事?”

    “软的不行,来硬的便是。”苏永邱十分神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想在我左家大院中强抢?”左佑才很不削地说。

    “父亲还请息怒。”就在此时,左顾年摆出一脸憨厚的模样走了出来,他看着苏永邱笑着说:“苏前辈,您年数已高,若是强硬出剑再落下个什么伤势,对你我而言都不好。不如这样,由您的师侄徐长风来出战,这沧海珠毕竟是他想要的,凭他自己的实力来夺取,那自然再合适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左顾年,你什么意思?”苏永邱一听,顿时不乐意了,“你一个活了几十岁的人竟然还想欺负到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身上,你身为左家家主,也就这点气量了?”

    苏永邱这话落下,左顾年顿时有些脸红,这都哪跟哪儿啊!

    他急忙解释道,“苏前辈您误会了,我的意思是,让徐长风和我的儿子交手,若是他赢了,沧海珠便让给你们,若是他输了,那便是他技不如人,和这份宝物没有缘分,而苏前辈还请带着他离开宁海县。并不是我们左家要下逐客令,只是有些话我就不明说了,这般如何?”

    左顾年说完这话,心头松了口气。这苏永邱还真是个老奸巨猾的家伙,差一点就让他自己背上以大欺小的名分,日后在江湖上,他还有何脸面立足?

    苏永邱一听,不禁冷笑起来,“左顾年,你这算盘打得真好啊。你明知道我师侄徐长风只有洗髓境修为,他拿什么来争?”

    “可这事情总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。”就在此时,一位年轻稚嫩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,“徐长风,你当众侮辱我爷爷不成,还想要让我父亲难堪,你到底有何居心?你名义上是为我爷爷作画,可实际上却是要赠送出的寿礼。到时候你无论画出的是什么东西,我爷爷都没有理由不收下,哪怕是令他恼怒的东西。你好歹也是覃先生的弟子,青竹剑院的学生,你的良心何在?还是说从你们青竹剑院出来的,都是像你这种没素质的人?”

    徐长风凝视着院子中间突然出现的这人,年龄应该有十九岁这般,比他大上一两岁。他很平静的看着他,并没有急于辩驳。因为这本就是他所计划的事情,他没必要否认,也不会去否认。

    只是,这少年的话语实在是太刻薄,不留丝毫的情面,的确是有些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礼尚往来罢了,你却要说我没良心,那我倒是要反问一下,你们宁海左家做出来的人,是否也都像你这般无礼?我师叔论其辈分也该和你爷爷同辈,打断长辈的话,难道就是有素质的事情?”徐长风皱着眉头道,“我和我师叔刚来宁海不久,你父亲便派人前来羞辱我师叔。不仅如此,我们今日登门拜访,他还将我们拒之门外。我想问的是,你们左家的寿宴,邀请的是天下修行者,凭什么他人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入院,我们却要在门外候着。这也就罢了,你父亲还将我们安排在一个荒凉角落之地,连一杯茶水都没能喝上,这就是你们左家的待客之道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,我父亲何曾干过这样的事情?”左睿晗心中怒火上涌,挺起了胸膛,冲着徐长风吼叫道,“徐长风,你几番侮辱我父亲,如今我要挑战你,你可敢接下?”

    苏永邱看着两位少年的对话,不知为何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恍若回到了自己当年初入江湖一般,飞扬跋扈,春风得意正少年!

    徐长风并没有气冲上头而一股脑地答应他,这左睿晗是左顾年的长子,同样也是一位三阶初期修行者,与他洗髓境巅峰整整有着一个阶级的差距。

    “这本就是一场关于礼的辩驳罢了,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挑战?”徐长风反问道。

    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,左家的人估计都是这般说理不上便直接动手,这让徐长风感到很不舒服。不过覃先生?曾教过他,以理服人是为德,以武服人是为暴。对付无礼之人,便只能以暴制暴。

    没等左睿晗反驳,徐长风紧接着开口道,“我可以答应你的挑战,不过如果我赢了,左家必须要将沧海珠拱手让出。”

    苏永邱本想出声制止,但转念一想,徐长风应该不是这样意气用事的人,他既然敢接受左睿晗的挑战,定然是有几分把握。况且本来他就没指望能够凭借三寸之舌就想将沧海珠带走,最后实在不行,他再出手便是。只是他实在是想不通,徐长风究竟会用什么办法来弥补这修为上的差距呢?

    左睿晗还有些犹豫,却在这时候,他父亲左顾年忽然沉声喝道,“你尽管答应他便是,若是你输了,我会按照约定让出沧海珠。”

    左睿晗一听,扭头看着父亲的面容,顿时恍然大悟,连忙点头道:“多谢父亲,孩儿定不让您失望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左家的下人迅速将院子中间的十张木桌撤去。而那些正要动笔作画的画师们也都纷纷退避三尺,不敢上前半步。

    左顾年看着徐长风,满脸笑容,他方才给自己儿子使了个眼色,让他找机会废掉徐长风。这样即便是徐长风输了,那苏永邱也没那工夫来抢什么沧海珠了。

    “若说琴棋书画我儿还真比不过你徐长风,只可惜,以睿晗的此时的实力,即便是在长安城年轻一辈也是处于佼佼者之位,区区洗髓境的修为,怎会是他对手?”

章节列表
新书推荐:蜃谜洱海 从地狱归来的男人 主角饶命 高老头的半仙见闻录 给我一个表情包 恶梦设计师 永安巷 盗墓天书 阴阳厨师 尸跳墙 女神的最狂赘婿 扫尸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