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次月小说”最新网址:http://www.ciyji.com/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
当前位置:次月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剑破长安 > 自古长安西风雨 第一百零一章 宁海左家

剑破长安 自古长安西风雨 第一百零一章 宁海左家

章节列表
好书推荐:操破苍穹 沃土:乡村熟妇 神魂至尊 武傲九霄 奶爸的异界餐厅 我的大学女友 乐可 短篇辣文合集 尤物 一干到底 
    第四日旁晚,笼罩在斜阳下的宁海县城终于是显现在两人的视线之中。明日便是左家老家主左佑才的九十大寿,江南地区大小势力都会派人前来为他祝寿,除此之外莫名而来的江湖散修也不在少数,可谓是江南难得一见的大场面。若是寻常老人过寿,即便是百岁诞辰也未必会有这么多人,之所以这般,那是因为有传言左家得到了那枚沧海珠,故而那些前来东海寻找沧海珠的英雄豪杰才会纷纷相拥于此。

    这左家城府深厚财大气粗,背后又有着定江王府做靠山,他们也不敢抢夺,不过是想能亲眼目睹一番何谓沧海珠,究竟这沧海珠是否真的如传言上所说的这么神奇。

    而宁海县的县衙也抽调了许多人手前来县城门处维持秩序,此刻虽说是傍晚十分,但县城门口仍是排起了一条长队。虽没有长安城下那般人山人海,却也是一个不小的数量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我们来晚了,今晚怕是要露宿街头了。”苏永邱望着眼前十来人的长队,不禁感慨道。

    车夫送他们来到宁海县后,即刻前往附近的驿站歇息去了。而苏永邱两人只能等进城后再寻客栈住下,只是如今这番场面,估计县城里也空不出什么客栈。

    “长安人士?”

    宁海县城门守卫看着徐长风与苏永邱两人的户籍文书,不禁惊讶道。长安距离江南上千里远,这两人看着也不像是风尘仆仆地赶路之人,难不成就为了特地前来给左老爷子贺寿?

    这守卫也不敢多问些什么,能在长安居住的人可不是轻易就能招惹的。更何况他也察觉到这老者虽说一头白发,身上却依旧散发着一股很不平凡的气质。

    两人顺利的走进了宁海县,在县城不大不小的街巷上,挤满了各色各样的江湖客。

    “这沧海珠的名头还真是不可小视。”徐长风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,大多数人都有一个很明显的标识,那便是手中持剑亦或是肩上背剑。他们都是为了沧海珠而来的修行者……

    “你怕不怕?”苏永邱忽然低着头,望着比他矮了一小截的徐长风问道,“明日若是和左顾年撕破了脸皮,我怕是没有心思在关照你,到时候你估计得凭借自己的实力出城。”

    徐长风看着苏永邱正色道:“师叔都不怕,我自然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苏永邱点了点头,“也是,你既然敢帮周琪轩拿下长安市井,区区一个宁海县也未必能让你忌惮。”

    徐长风笑了笑,他知道苏永邱的言外之意,是想让他要注意收敛。行走江湖有一身傲骨自然尤为重要,但如果傲气过盛,那便是骄傲自大了。

    两人先后找了几家客栈,无一例外皆是满客无房。而苏永邱和徐长风两人似乎也并不着急,反而是找了一家档次不低的酒家点了几个好菜坐下来慢慢吃着晚饭。这几日他们虽然也是在驿站里过夜,但那儿的饭菜可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两人才开始吃了没一会,一位面容憨厚的中年管事便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中。他站在桌前像两人行礼,接着低低声恭敬地说:“小人是左家的郑管事,不知苏院长大驾光临,实在是有失远迎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苏永邱似乎早已经猜到这个管家会这么说,只是微微一笑道,“郑管事客气了,我和你们家老主人虽说曾有过一面之缘,却也有数十年未曾见面了,何必多礼?况且我早已经不是青竹剑院的院长,郑管事这么说,莫不是拿我苏某人的名头来说笑吧?”

    这郑管事看似平平凡凡的一句,却暗藏着玄机。言外之意便是,你苏永邱既然已经不是青竹剑院的院长,那就应该安分些好好待在长安城安度余生,千里迢迢来我宁海县作甚?

    “呵呵,苏院长严重了。”郑管事摇头赔笑道,“我家老主人曾多次提起您的名声,这天下有谁人不服您苏院长的名号呢?只是如今我家老主人寿诞在即,这宁海县大大小小的客栈都已经住满了人。若是苏院长不嫌弃,小人可以为二位安排一座安静的别院以供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必了。”苏永邱微微一笑道,“我苏某人虽说远在长安,但在这宁海县多少还是认识一两个人,我去他们那儿借住一晚即可,不劳烦左老爷子费心。”

    吃人嘴软拿人手短,若是苏永邱两人答应了郑管事的提议,那么明日在想出手抢夺沧海珠,那可就不合情理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也就不勉强二位了。”郑管事笑了笑,谦恭地问,“不知苏院长来我宁海县所谓何事?是否需要……”

    苏永邱夹起一夹菜放到碗里,打断了郑管事的话:“我不过是带着师侄游历江湖,正巧途径宁海县罢了,明日便会启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小人告退,祝二位一路平安。”郑管事点了点头,躬身退下。

    看着郑管事的背影离开酒家,徐长风不禁感慨道,“左家这试探玩得也太儿戏了,倒不如开门见山把话直接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苏永邱认真地说:“左家显然是不把我放在眼里,这不算试探,说成是威胁还差不多,一路平安这词用得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左顾年修为几阶?”徐长风接着问。

    “六阶巅峰吧,听闻他已经半只脚踏入了七阶。”苏永邱严肃地说。

    徐长风点了点头,接着问:“那苏师叔您的修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年轻时候便已经达到了七阶后期。”苏永邱有些惋惜地说,“只可惜如今我年老体衰,实力大不如从前了。不过面对七阶初期修行者,还是可以与之一战。”

    若说四阶通神境与五阶证道境修行者的第一个分水岭,那么六阶证道境与七阶神魂境便是第二大分水岭。入了七阶修为,每一个小层次都是有着鸿沟一般的差距。即便是同一层次修行者的修行者之间,也会处在三六九等的不同地位。

    苏永邱虽说在实力上碾压左顾年,可想要强抢沧海珠,还是有着不小的难度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。”苏永邱看着徐长风说道,“我既然答应要帮你拿到沧海珠,就不会轻易食言。虽说他左顾年半只脚踏入了七阶又如何,怎么说我也是参悟了这神魂境的种种玄奥,可不是他半吊子修为可以比拟的。”

    徐长风点了点头,心中依旧是有些担忧。两人离开了客栈,苏永邱果真带着徐长风找到了一位老友,借了他一个空房间,两人打着地铺平安地度过了一夜。

    第二日徐长风一大早便醒来,拿了些碎银两走出街上为苏永邱买早饭。长安人多以面为主食,而在江南则是以大米为主食,其中以糯米磨成粉后制成的粮食最为可口。徐长风在扬州待过大半年,倒也吃过不少,所以并没有什么忌口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宁海县内忽然传来了一道鞭炮声响,云雾炸裂一般的鞭炮声如雷贯耳,响彻了好长时间才停下来。据说是左家大院内,接连点起了九条长鞭炮,意味着左家老主人的九十岁生辰。

    寿诞自辰时起便开始举行,左家大院内可谓是挤满了人。然而徐长风与苏永邱却并不着急,两人不紧不慢的吃完了买回来的糯米糍粑后,苏永邱谢别了这位借住的老友,带着徐长风一同走在街上。

    今日宁海县的大街可谓是万人空巷,除了一些老人小孩,基本看不到什么人在走动,和昨日比起来可谓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们去参加别人的诞辰,总不好空手而去吧?”苏永邱走在路上,不禁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今日左家还请了十位江南一流画师,现场作画?”徐长风想了想,认真地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苏永邱点头道,“以左顾年的名声,把这些画师请来倒不算什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我或许知道该送他什么礼物了。”徐长风脸上露出些许笑容,“我们就直接过去吧,若是去晚了再送礼物就显得有些不诚心。”

章节列表
新书推荐:蜃谜洱海 从地狱归来的男人 主角饶命 高老头的半仙见闻录 给我一个表情包 恶梦设计师 永安巷 盗墓天书 阴阳厨师 尸跳墙 女神的最狂赘婿 扫尸人